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新闻

佛陀的女弟子-萨玛瓦谛

发布时间:2019-11-15 10:07:23      编辑:    阅读次数:

普门品全文普门品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在佛陀的时代,妇女只能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但比丘尼僧团成立后,妇女终于有机会修行,也有机会证明自己能成为导师及发挥宗教才能,她们所扮演的角色也获得很大的成就。佛陀称赞比丘尼柯玛(Khema)的大智;芭达查拉(Patacara)的善于护持戒律;达磨谛那(Dhammadinna)的善于弘扬

\

佛法。① 不只比丘尼成了僧团的模范,在家的女弟子也是。在佛陀的众多女弟子中,萨玛瓦谛(Samavati)是其中的佼佼者,她的生平事迹也是挺有趣的!从前,在万莎(Vamsa)的一个小村子里,住着一对夫妻和一个长得美丽动人的女儿萨玛瓦谛。他们原本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然而,有一年的夏天,一场无情的传染病在村里蔓延开来,夺走了许多人的性命,也逼使村里人流落它乡。萨玛瓦谛和父母及乡民们都跑到万莎的首府桥赏弥去避难。整个城镇都是难民人潮,一些善心人士也纷纷设立救济处以提供食物给难民。每天下午,当食物一开始分配时,难民们争先恐后,你推我挤,大家都担心到了明天,粮食会分完,于是便竭尽所能争取更多食物,以致场面十分混乱。当萨玛瓦谛第一次来领取食物时,她并不多取,而只取足够三人的份量,过几天,她只取二人的份量,最后她只取一人的份量。弥达(Mita),一位在那儿分发食物的长者,他已注意到这个情形。有一天,他以嘲讽的口气对萨玛瓦谛说:“怎样?你终于知道自己的肚子能撑多少食物了!”“不”萨玛瓦谛辩解道:“开始时,我得取足够三人的食物给我自己和我父母,之后,我父亲去世了,我只需取两人的份量,不多久,我母亲也去世了,因此现在我只取一人所需。”当弥达听了之后,为自己先前的想法感到羞愧,他向萨玛瓦谛道了歉。她也告诉弥达自己如何陷入水深火热的日子。弥达基于悲悯心,他问萨玛瓦谛是否愿意做他的义女。萨玛瓦谛欣然接受。现在萨玛瓦谛的生活状况逐渐好转了,她决定改善难民们的处境,在她的妥善管理下,食物分配处不再象过去那样杂乱吵闹,你推我挤,大家变得更有次序,每个人都能各取所需。有一天,柯希达(Ghosita),一位富有的商人,也是被皇室所委任的财政。他到市里去巡视,看到食物分配处的次序井然,便好奇的问弥达是谁在处理这些事。柯希达也在弥达的介绍下认识了萨玛瓦谛。他为她美丽的容貌和她在处理事情时所表现出来的耐心所动,便要求弥达让萨玛瓦谛做他的义女。弥达勉强答应,知道萨玛瓦谛就要继承一大笔财产。在几个月内,萨玛瓦谛从过去的一贫如洗到家财万贯。很快地,她的地位又再提高了。她现在已挤进了贵族的行列了,不久,桥赏弥的国王优德纳(Udena)也注意到她了。国王已经有了妻妾了,一位是瓦苏拉达塔(Vasuladatta),另一位是玛干蒂雅(Magandiya),两人虽然都有几分姿色,但品性不佳,因此国王优德纳总是郁郁寡欢,倍感孤寂。当他遇到萨玛瓦谛时,禁不住爱上她并决定娶她为妻。他告诉了柯希达自己的意愿,这样的要求让柯希达感到伤心,他深深地爱着她,视她如同自己的亲生女儿。国王优德纳又是一个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的人,一旦他得不到他所要的人,他一定会大发雷霆,怪罪下来。然而柯希达还是拒绝他的要求。国王暴跳如雷,撤了柯希达的职位,把他赶出桥赏弥并没收他的财产。萨玛瓦谛感到极度伤心,她跑去见国王优德纳,答应做他妻子,国王才收回成命。萨玛瓦谛天生就是一个温柔、有耐性的女子,很快地,她就适应宫廷里的生活,而且学会了容忍国王优德纳偶尔爆发的脾气,因此很得国王的宠爱。萨玛瓦谛的其中一个女佣叫库祖达拉(Khujjutara即驼背的意思),她之所以有这样的名字是因为她长得驼背。就象宫中的其他妇女一样,萨玛瓦谛不能随便走出宫廷。如果她想要买一些花朵插在头上,她得派女佣去办理。每一次,她都会给库祖达拉八个钱币去买花,而她只用了四个钱币买花,却将剩余的钱私自收藏起来。一天,库祖达拉象往常一样出外去办这件差事。她看到一群人正坐在那儿聆听佛陀说法,她一时好奇,便留在那儿,想听他们说些什么。佛陀也已注意到那妇人站在人群的后面,她虽然长得丑,但佛陀知道她具有潜能理解佛法。于是佛陀更改了当天本应说的要点,以配合她的理解能力。佛陀说法完毕,库祖达拉证得预流果。她为过去偷偷收下萨玛瓦谛的钱感到无限后悔。回去后,她向萨玛瓦谛发露忏悔。她也将佛陀所说之法一五一十的说给萨玛瓦谛听。萨玛瓦谛对库祖达拉戏剧化的改变以及听闻了佛法之后感到惊喜万分。 她不止原谅了她,还鼓励她多出去听闻佛法。因此,每一天, 库祖达拉都会到佛陀那儿聆听佛法,回来后并忠诚的将所听到的佛法重复地说给萨玛瓦谛听。最后萨玛瓦谛也跟着归依三宝,并影响宫里的妇女们也追随佛法。一天,国王优德纳心情特别好,他想取悦萨玛瓦谛,便问她希望得到什么东西。很久以来,萨玛瓦谛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亲自听到佛陀为她说法,因此她很直接的就提出邀请佛陀到宫中里来。国王答应了她的要求,马上派人去邀请佛陀,佛陀虽然婉拒了邀请,却差遣阿难前去宫中为贵族们说法,说完之后,萨玛瓦谛即刻证得预流果。在萨玛瓦谛积极的鼓励下,宫里的贵族们都成了热心的佛教徒。刚愎自用又脾气善变的国王优德纳虽然对宗教并无多大的兴趣,但在萨玛瓦谛耐心的劝导下,国王也开始学习禅坐,尽管开始时,国王并不这么认真,但在佛法的熏陶下,他的脾气也逐渐有了改善。与此同时,国王优德纳的另一位妻子玛干蒂雅对萨玛瓦谛的妒忌心越来越深。不管是在萨玛瓦谛的面前或背后,她从不会放弃任何可以挖苦她的机会,她讥讽她的宗教信仰;看扁她的实践能力;在国王的眼前贬低她。尽管如此,萨玛瓦谛并没有以牙还牙,她对玛干蒂雅还是温文有礼,就象对其他人一样,这样一来,玛干蒂雅更加敌视她。接下来,她千方百计想离间萨玛瓦谛和国王,她策划阴谋让国王以为萨玛瓦谛有意背叛他,但这些阴谋都不能得逞。最后她决定

\

置萨玛瓦谛于死地。在外戚的协助下,玛干蒂雅策划放火烧了妃子所住的寝宫。为了泄心头之恨,玛干蒂雅也准备牺牲住在宫里的其他妃子们。纵火者的阴谋得逞,萨玛瓦谛和将近五百名无辜者被这场无情的大火所吞噬。国王优德纳对于萨玛瓦谛的不幸去世感到无助和颓丧,他甚至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陷入无法自拔的地步。当他逐渐从悲伤的阴影走出来时,他开始分析事发的前因后果,他觉得事有蹊跷,玛干蒂雅的嫌疑最大,当然,他知道无法以严刑逼供来使玛干蒂雅说出来,也为了不要打草惊蛇,他决定用其他办法。一天,他当着玛干蒂雅的面前和大臣谈话,他说:“我长久以来就怀疑萨玛瓦谛想要阴谋背叛我,现在她死了,我总算可以安心的睡觉了!如果我知道谁替我去掉这个心中大石,我一定要好好重赏他。”为了得到国王的欢心,玛干蒂雅即刻向前向国王表白一切,告诉国王她是在外戚的协助下放火烧毁寝宫。国王优德纳假装很开心的样子,叫她把所有的外戚都召来领赏。过后,当玛干蒂雅把她的同党都叫来后,她看到国王的脸色大变,才意识到自己已落入了国王所设的陷井。国王优德纳龙颜大怒,他命令官兵们将玛干蒂雅等人活埋。虽然,人们对国王的行为感到惶恐,但大多数人都认为玛干蒂雅是罪有应得的。② 译自《The Buddha & His Disciples》Ven Dhammika 著Buddha Dhamma Mandala Society 出版参考资料:本文引用的经文来自英国巴利圣典协会所编的《三藏经》①。A,I:25 增支部第25页② Dp A :187-191, 205-225 法句经注释第187-191页,205-225页

本文链接:佛陀的女弟子-萨玛瓦谛

上一篇:佛陀的弟子

下一篇:佛陀的四个法宝 — 之三 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