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新闻

《劝修净土诗》第十首

发布时间:2019-09-23 10:01:42      编辑:    阅读次数:

《劝修净土诗》第十首

好,下面我们来看第十首。“相好凡夫皆具足,六通无碍异常伦。直将果用为吾用,不改凡身作佛身。周顾十方同指掌,遍游诸国似比邻。回观此土修行者,龌龊生涯太苦人。”

好,请看这一段。前面是观察阿弥陀佛果地上的德相——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乃至八万四千相、八万四千好,这是外慕诸圣。但是我们回光返照,要深信,要了解:阿弥陀佛的相好是我们凡夫也具足的。现在只是我们被掩盖在烦恼里面,不能现前。阿弥陀佛以他平等的悲愿加被我们,令我们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从莲华里面一出来也就获得了佛的身体,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紫磨真金色也具足了。那就是阿弥陀佛以强缘把果地的功德加被我们,引发了我们自性本具的相好、德相。

\

好,一去——到了西方极乐世界,马上六种神通——六通也是我们具足的——也现前了。他的宿命通,知道自己和一切众生多生多劫的哪一世干什么,哪一世干什么,这是宿命通;天眼通,天眼能观察很多很多世界的情景;天耳通,能够听到很远很远的声音乃至阿鼻地狱的声音,以及他方世界诸佛讲经说法的音声,这就是天耳通;有他心通,能够知道很多众生的举心动念,念头一动,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有神足通,能够分身散影,处处变化;有漏尽通——一切烦恼都断尽的神通。好,有这些神通就自在无碍。“异常伦”,就是这些神通超胜三乘圣贤的神通。比如一个阿罗汉,他只知道八万大劫之内的宿命;但是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的往生者,能知道无量无边劫的宿命。阿罗汉只能作意观察一个三千大千世界的情形;那么西方极乐世界的人的天眼通,能够观察十方无量无边不可说不可说微尘数佛刹的情景。这就是阿弥陀佛果地上功德给予了这个往生者,所以他超胜了声闻缘觉和权教菩萨的六种神通。那么这种情况就是:直接的将阿弥陀佛果地上的德能为我所用。这是以果地觉作因地心。他是非常胜妙的。

“不改凡身作佛身”,就是我们没有改变凡夫的身体,但是我们却具有佛身的庄严、德用。这就是净土极为殊胜之处。一般来说,我们从相好来看,只要具足见、思惑,我们都很难获得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你就是看那些阿罗汉,他虽然断了见思惑,他的样子并不是很庄严的。唯有菩萨断了尘沙惑,他的相才越来越庄严。就是菩萨断了尘沙惑、无明惑,还要修佛身相好。一个菩萨断尽所有烦恼,还要用一百小劫来修相好——修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所以我们这些业力凡夫一去,具有佛的身体——金刚那罗延的身体,具有佛的这种紫磨真金色。它是很不可思议的。这就等于不断烦恼得涅槃分了:虽然你烦恼没有断,但是涅槃的常、乐、我、净的德能——佛的功德,在你身上能够体现出来。

而且净土法门常常就说:一生成佛的法门。他为什么说一生成佛?就是我们临往生的时候,实际上并不是死。阿弥陀佛拿着莲台接引我们的时候,我们的神识马上就到莲华里面;莲华弹指间就到了西方极乐世界;西方极乐世界莲华里面——转凡夫身为佛身的玄妙宫殿——一出来,哎,我们就是阿鞞跋致的菩萨。不像我们在轮回的过程当中,如果我们往生不了,我们神识一出体,就会有中阴身。中阴身一般:快的就很快投生,慢的也得要七七四十九天。中阴身阶段,他受业力的牵引。随着他的业力,哪个重,就到哪一道里面去。他就有一个投胎的问题。那么西方极乐世界,它没有这样的中阴身投胎问题,他不经过中阴身。这大家要注意。有很多同修问:“我需不需要读那种中阴救度经论?要了不了解中阴救度的一些方法?第一天什么,第二天什么……”当然你去了解一下可以,但是净土法门你深信切愿,你不了解也没有关系。因为净土行人不经过中阴身。这大家一定要注意。不经过中阴身,就等于是直接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直接成为阿鞞跋致,直接成佛,这就是一生成佛的法门了。所以我们说,密宗讲即身成佛,我们感觉到很神往,殊不知净土法门就是即身成佛的法门。

好,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刚才讲的天眼通就现前。于是他周遍观察十方无量无边刹土的情景,看得非常的明晰,就好像看自己手掌上的手纹一样的清楚。“同指掌”,比喻非常容易。我们说,你对这个世间的家亲眷属、子孙放不下,如果你不往生的话,你一轮回,你放不下也得放下,你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儿。等你真正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你天眼通一观察,知道你的家亲眷属正在干什么,而且你有能力再回来,随机的又示现种种的身份来度化他们。那么这就是神通自在的一种妙用。而且还能够有神足通,分身散影到十方无量无边的刹土去上供诸佛,下化众生。到其他的刹土去,就好像到自己的邻居家去一样的方便。你看这就自在了。

现在我们这个地球的人,虽然高科技发达,但是你要想到周边的星体——像这个土星啦,火星啦,天狼星啦,你要去也很困难了。这个天文学的概念、空间的概念——光年哪:你用光的速度走一年,这样的距离。那么到天狼星,据说都要走九光年。这都是要有接近光速的速度,现在我们的太空探测器也在向银河系的深处去探测地外文明,但是它的速度也就是一秒钟大概十七公里左右。如果你发射一个银河系探测器,你想让它回来,至少要等几万年才能回来。那很难,基本上一放出去,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你只是放出去而已,表明了地球有这种能力,“我放出太空探测器”。但是在我们这短暂的一生当中,想让它回来,那是办不到的。但是到西方极乐世界,他很逍遥。我们在一个银河系,(太阳系外)最近的星体都很难探访。因为我们还制造不出接近光速的太空探测器,就是一秒钟三十万公里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他的神通:就是到娑婆世界,距离十万亿佛刹之遥远——就十万亿个三千大千世界的空间距离,他弹指间就能来,吃饭之前就回去。那不像邻居一样么?

好,有这样的逍遥自在。读庄子的《逍遥游》,我们只是神往而已。但是我们这里很不逍遥。用这样一个极乐世界的逍遥自在,来回观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修行者,那我们就很难修行了。西方极乐世界往生者,处处都能引发他的菩提心、慈悲心。比如天眼通观察他方世界,观察到了地狱境界——那种众生的苦难,他不忍心,他一定会发大悲心去救度。他要“法门无量誓愿学”,他有能力:他一去,诸佛讲经说法的时候,都能去听,都能蒙很多佛的授记。所以无论是上求佛道还是下化众生,他都有足够的能力。而在我们这个世间,我们修行想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太难!我们的烦恼业力很重,自己都降伏不了自己妄想的心念。这里就用个概念叫“龌龊”,这是俗话说的“龌龊”,就等于是五浊恶世恶浊的意思:非常恶,非常浊乱。我们在这个五浊恶世里面的生命,都很苦,都很无奈,都很难张扬自己的精神价值。为了点生存都得要打拼,为了一点权势、金钱就出卖良心——卖给魔鬼。一修行,不是昏沉,就是掉举,甚至走火入魔。所以这个世间修行太难。

在这个世间修行太难又太苦,虽然《无量寿经》说,在此土修行一日一夜胜过极乐世界修行百年。有的人看到这个经文,他就作出结论:哎,看来还是在这个娑婆世界修行好,你看,修行一天胜过它百年。但是他不知道,在这个娑婆世界你就修行一日一夜都很难。你说你每天打的是什么妄想?你作的是什么行为?你每天身、口、意三业到底是什么?你身、口、意三业是修行吗?你修的是佛道的修行,还是修的三恶道的业呢?这里是不能自欺欺人哪!那你试一试,你就是一昼夜的念佛,你看看自己多么困难——那种妄想纷飞,有意志力的还能坚持,一到晚上十二点就有很多要去想方设法偷懒的人。这我们看得太多了。晚上十二点,这个很长的队伍就缩水缩水;缩水到四五点钟,哎,又庞大:这已经成了规律了。那为什么?他就受不了,我们的业报身就是受不了。所以这个世间修行很难:我们的肉身——业报身——由于很苦,心又坚持不了。你说在这个世间修行一日一夜,胜过西方极乐世界修行百年,那你试试看。你一日一夜实际上都很难修行。所以我们才感觉到:赶紧要往生。面对这样的五浊恶世——“龌龊生涯太苦人”,我们想到西方极乐世界修行之容易:一华、一尘、一声,都是表达着弥陀的三身、四德,触境就能会心,触境就能开悟。所以我们一定要信愿称名,仰蒙佛力,带业往生,作彼岸的快乐人。这才是智慧的选择。

——庚寅年五·一佛七大安法师讲于东林寺

(以下《劝修净土诗》讲于成都大慈寺)

很欢喜有这么一个殊胜的因缘来到成都大慈寺,跟大家共同讨论净土的经论。这次来主要是应绵阳圣水禅寺的邀请,我们东林寺组建一个僧团。在那里打了一个佛七,中间有一次昼夜念佛。佛七完成之后,也是做了两天的讲经活动。从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以来,我们虽然是在江西庐山,但确实还是系念我们灾区的民众,也站在我们寺院的本位为四川灾区的民众尽一点本分。那么这次来呢,又蒙我们大慈寺两序大众的邀请,有一天的时间跟大家来讨论一下省庵大师的《劝修净土诗》。

省庵大师,大家应该是都很熟悉了,是净土宗第十一代祖师。这位祖师在世的时间并不长,活了四十九岁。但是这个祖师的特点非常鲜明,很有善根。他是出生在康熙年间的,也是清朝最好的一段时间——前清盛世;而且一出生就不吃荤腥,在七八岁的时候就有修道的志向。他的父母知道这个小孩很有善根,所以七岁就让他出家。然后天赋非常好,对儒家的经典、佛家的经典可以说是过目不忘。出家之后,持戒意识非常深厚,对宗门、教下各宗各派都有涉猎。在宗门下参“念佛是谁”,连绵用功四个月,开悟了。用省庵大师的话来说,“我梦醒矣”——梦醒了。开悟之后他讲经说法辩才无碍。虽然宗门、教下十分通达,然而他对净土法门却是一往情深。所以当时都称为他永明延寿大师再来——“永明再来”。

看他临终的最后一着,也是感发无尽的赞叹。他在前半年就预示自己往生的时间,然后就在寸香斋闭关。他的丈室叫寸香斋,就是谈寺院的事务只是一寸香的时间,寸香之后不跟你谈事务了,诵经念佛。示现的是:在末法建立精进的幢相。这样,每天念佛十万声。他说是四月十四日他要往生,他在四月二日的时候就出关,到了十二日就告诉大家说,“我在十天前”——十天前就是指他闭关的时候,“就已经见到西方三圣降临虚空了,现在我又见到”——就是两次见到,“我往生的时间到了”。大家听说他要往生了,各外护法居士也都赶过来了。他的侍者希望他写一个偈子,留给大家做个纪念。他写了四句话:身在华中佛现前,佛光来照紫金莲;心随诸佛往生去,无去来中事宛然。这是他一生修行净土法门心性上的最高境界:此身已在莲华中托质了,西方三圣现前了,阿弥陀佛的光明注照坐在紫金莲上的自己了,这样,心随诸佛往生去。我们往生不是身体往生,是这个神识往生的。在自性本源层面,是无去无来的、不生不灭的;然而在事相上,却有往生之相:无去来中,往生的事宛然分明。可证省庵大师是上品上生。当时大家集中念佛,很多弟子就恭请他能够长久住世度众生。省庵大师这时候是跏趺而坐,面向西方,大家祈请之后他又睁开眼睛说:“我去即来,生死事大,各自净心念佛。”这是他最后的遗言了,说明他有悲愿。“你没有必要留我了,我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之后,马上就会回来。生死事大,在人的生命当中生死轮回这桩事情,唯此为大,大家都要清净心去念佛。”说完这句话,就合掌称念弥陀名号而往生。

\

省庵大师一生的德业非常的精进,他在阿育王寺燃指供佛,供斋,讲《遗教经》,讲《阿弥陀经》,连续有十年。宁波阿育王寺也有省庵大师的骨灰舍利——灵骨塔。三年前我到阿育王寺也去拜了一拜,而且也跟阿育王寺的四众弟子做了一个交流。目前呢,这个宁波有个寺院广德寺有省庵大师的一些舍利子,给我们东林寺赠送了一颗省庵大师的牙齿舍利,现在正供奉在我们寺。今天能有机会跟大家讨论省庵大师的著作,这也是我们难得的因缘。《劝修净土诗》是省庵大师从他念佛三昧所流现的、称性而出的智慧灵文,一百零八首,写得非常好。写净土文稿的,或者作论文,或者作赋,或者作诗。这种诗的体裁比较适合净土情怀的抒发。

我们中国是一个诗教的国家。这个《诗经》,把夏、商、周三代民间的诗歌汇集。“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古人都要去了解诗教,诗就是人内在的心志。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内心有一种情怀,把这种情怀表达出来,这就“情动于中而行于言”;用语言还不能表达就得“嗟叹之”,“歌咏之”;“歌咏之”还表达不出来,那就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都是人内在性情的自然发露。那么在我们净土宗的历史上,有很多祖师大德把他修行净土的情怀,用诗歌的形式表达出来。著名的有《西斋净土诗》、《莲华世界诗》。历代祖师,像永明大师、莲池大师、蕅益大师、彻悟大师,都作了大量的净土诗歌。今天我们就来讨论省庵大师的《劝修净土诗》。我们在东林寺五一的佛七,用了六天的时间讨论前面的十首,今天接着讨论第十一首。

——庚寅年五月大安法师讲于成都大慈寺

本文链接:《劝修净土诗》第十首

上一篇:「拙」一点,人生就会比较平安顺利

下一篇:一位禅师的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