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佛学知识

佛教在德国的传播

发布时间:2019-11-08 10:04:00      编辑:    阅读次数:

  在德国弘扬佛法的第一人是德国学者奥登堡(Hermann 0l denburg,1854-1920年)。他为批驳法国某学者关于"佛是神话人物"的说法,写出叙述佛陀生平、教义、教团的历史著作:《佛陀:生涯、教义、僧团》,1881年在柏林出版。在他的影响下,许多德国艺术家、哲学家、作家开始以佛教思想为主题进行创作。1901年斯特林伯贡(Strindbergon)写出话剧"倡轮回之说";杰勒鲁波(Gjellerup)写出长篇小说《旅客的Kamanita》;布莱特林(Bleibtren)写出小说《业》。

\

1903年8月塞顿杜克(Karl Seidenstucker,1876-1936)在莱比锡创立了德国第一个佛教团体"德国佛教传道会"。塞顿杜克在布拉格大学修习过印度学,曾将巴利文《小部阿含》及《如是语》译成德文,并著《巴利文文法》、《巴利文佛学翻译》等工具书。他创立"德国佛教传道会"的目的是向德国人传布佛教,并倡导佛教教育。自1905年起,他开始发行欧洲第一份佛学刊物《佛教徒》,内容包括大乘佛教、南传上座部佛教和藏传佛教的密宗。1905年"德国佛教传道会"在柏林建立了分社,1906年该会易名为"德国佛教会",会员仅50人。1907年塞顿杜克又在莱比锡旧址创立"大菩提中心"(Mahabodhi Center),并发行介绍佛教伦理学、觉悟、内心修养的月刊么佛教展望》,3年后由于经费不足而停刊。  1903年第一位德国比丘三界智高僧(Ven.Nyanatiloka Mahathera,1878-1957)在缅甸仰光受戒出家。他原名安东顾也斯(Anton Walterl Fforus Gueth),是位小提琴家,曾到巴黎留学,修音乐。1903年他离开巴黎在仰光出家。不久后,来到斯里兰卡南部的波尔加斯杜瓦小岛的"岛寮寺院",在这里精读巴利佛法并习修持。这所寺院后来成为德国佛教徒朝圣之所,德国佛教僧伽中心。1906年他出版了《佛陀圣言》(The Word of Buddha)一书,在西方影响极大。一些德国人随他出家,其中包括苏马诺(Sumano,俗名斯泰克)、达摩努沙里(Dhammanusari,俗名马尔克格拉夫)。1909年三界智在布雷斯劳(Breslau)创立出版社,并发行《佛教世界--德国佛学月刊》,由塞顿杜克、伯恩医生担任编辑。同年他还创办了"德国巴利文学会",目的是建立一座西方佛教精舍寺院。同年,他的弟子马尔克格拉夫联络德、法、意佛教徒,在瑞士洛桑附近建起一座佛教精舍,请他主持。因此,1911年前,他一直在瑞士的洛桑等地和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弘法。1911年他感到在欧洲建立寺院的时机尚未成熟,又率徒回"岛寮"修行,先后又有十余名德国人在"岛寮"受戒出家。1915年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和其他德国比丘被转送到澳大利亚拘禁,1926年他又回到斯里兰卡。专心致力于著书立说,并一生注重佛法真知实修。1957年他在斯里兰卡圆寂。世界各地的许多佛教徒专程到斯里兰卡为他举哀,并将"岛寮寺院"保留下来,永远作为德国佛教徒的圣地。  1911年德国佛教徒在莱比锡创立"大菩提学会德国分会",齐默尔曼(Friedrich Zimmermann,1851-1917)任主席,塞顿杜克任秘书,并很快使《佛教展望》复刊,1912年将此刊更名为《大菩提叶》(Mahabadhi Leaves),直到1916年。齐默尔曼曾用"普贤比丘"的笔名,撰写出《佛教教义问答》一书。  由于"德国巴利文学会"一直很少活动,1913年"佛教生活联盟"由之脱胎而出。它不像前者那样强调巴利文的研究,而强调佛教的适应性,还是以南传上座部佛教教义为主。创立人兼主席是上述的伯恩。在柏林、汉堡、慕尼黑设立分会,并发行《佛学月报》季刊。而"德国巴利文学会"因主席马尔克格拉夫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苏俄战场,自行解体。1921年"大菩提学会德国分会"与"佛教生活联盟"合并。同年在慕尼黑附近的乌亭成立"德国佛教团体",创始人是塞顿杜克和法官格林(1868-1945)。格林深受叔本华思想的影响。希望在南传上座部佛教与印度及西方哲学之间找出一个折衷。他认为:佛教是教人认识自己,寻求自身利益,也就是社会利益。佛教是教人自信的,即信自己所作的"业",这是最好的方法,而不是由神决定一切。1915年他撰写出流传至今的名作《佛陀的教义--理性的宗教与坐禅》。此后,一直专心研究东方佛教文学,尤其是巴利文佛法,著书十余部。他还喜欢修止观。后来,他逐渐感到只在巴利文经典上寻找资料,不能找到佛陀的整个原始教义,开始注意大乘佛教经典。"德国佛教团体"的乌亭总部原是格林的住宅,他们在此设立了可容50人的佛堂,并置备佛像、经书、法物等。1921年创办了《佛教世界镜报》杂志(Buddhist World Mirror)。1924年"德国佛教团体"易名为"三宝佛学社"(The Buddhist Lodge for the Three Jewels),旨在提高教徒内心修养,而不是发展会众。1933年希特勒夺取政权,干涉佛教活动,烧毁格林的著作,"三宝佛学社"的活动被迫停止。但1935年格林的会员又秘密地另创了"老佛教徒团体",迄今尚存。基本会员数十人,严守三皈五戒;一般信众数百人。每年会员集会讨论佛法两周,出版《佛乘》(也译作衍那,Yana)双月刊,与世界各地的佛刊交换。  1922年,三界智高僧的追随者斯泰克(苏马诺)(Martin Steinke,1882-1966)在柏林创立"佛陀团体",后改名为"佛教团体"。被希特勒禁止活动。1933年斯泰克离开德国,到中国南京的栖霞山皈依 虚法师,法名照空。1934年被选为在伦敦召开的"首届国际佛学会议"主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住在德国南部,专事写佛书、讲佛经,84岁时去世。  1925年德国学者瓦勒泽尔(Max Walleser)在慕尼黑创立了学术性团体"佛教协会",旨在宣传佛教哲学思想,普及佛教知识。会员有德国、英国、苏联、中国、印度、日本、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国的学者。活动内容是:翻译佛典、刊行会报,发表研究论文;设立佛教图书馆;散发大学佛教讲义,并举行佛学讲座等。此会一直维持至今,会员已有百余人,然而却没有固定会址。  1924年德国医生达尔克(1865-1928)在柏林北部附近的弗洛诺(Frohnau)设计建筑了一座亚洲式精舍,也就是闻名遐迩的"柏林佛教精舍"。它坐落在一座小山下,为一座三层楼房。另专设有平房的佛殿,能容200人;又附独立禅堂,内有禅室三间,取名"锡兰堂",以纪念斯里兰卡佛教完整保存了原始经典。精舍内有当时全欧洲最完备的佛教图书馆,收藏有巴利文经典及各种欧洲文字译本。还有中国、日本等国的佛教书刊和佛教艺术善本书。精舍庭院广阔、环境幽雅,已成为柏林郊外的名胜,它在当时不仅闻名于德国,而且还是欧洲佛教运动中心道场之一。在两次大战期间,它成为德国佛教中心所在地。  精舍的主人达尔克医生曾在斯里兰卡学习巴利文多年,熟谙巴利文原文经典。1912年他写出成名作《佛教世界观》,1914年又写出《宗教与道德的佛教》,并将巴利文的《法句经》、《长部阿含经》、《中部阿含经》等经典译成德文。1918年创办《新佛教学报》,1924年该刊更名为《零碎集--应用佛学杂志》(The Scrap Collection-A Periodical for Applied Buddhism)。1926年他写出《佛教》一书。他以正统而科学的方法阐扬佛理,而且文字极为优美,因此他的著作均被列为世界佛教名著。  在纳粹政权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33-1945年),佛教活动陷入低潮。然而柏林的菲舍尔(Kurt Fisher)一直在柏林佛教精舍发行《佛教生活与思想》季刊,直到1942年他去世时为止;格林也在乌亭继续弘法;在慕尼黑、汉堡、柏林等地佛教活动转入地下。  二战结束后,一些人因饱受战争之苦,极需宗教的慰藉,各地相继成立起佛教团体,在资料有限的情况下,研究讨论佛法。"韦勒出版社"(Kurt Weller Publishing House)应运而生,出版《阿育王文库》(Asoka Edition)系列佛学丛书,吸引许多人想了解佛教。这一时期,德国最著名的佛教现代学派教授格拉泽纳普也在各地演说佛法,受其影响,许多人信仰了佛教。1947年缅甸僧人杜南达访问德国,在各大城市弘法,又吸引许多人信仰佛教。从1949年开始,在慕尼黑、柏林、法兰克福、汉堡、基尔、科隆等地的佛教组织相继加入斯里兰卡的"摩诃菩提学会"。1949年后德国东部(原民主德国)的佛教活动只限于在大学里研究。  为了使德国法律承认佛教团体是德国的宗教团体,佛教徒于1955年在法兰克福建立了全国佛教中心,名为"德国佛教会",几乎把全国所有的佛教组织都联合起来,会址设在慕尼黑。1958年该会改名为"德国佛教徒联合会",秘书处设在汉堡,由格拉绍夫(Max Glaschoff)任主席。该会宗旨是负责联络西德各地佛教社团,推行弘法事务,举行年会。慕尼黑成为50一60年代德国佛教活动中心。  此外,德国重要的佛教组织还有1951年成立的"柏林佛教会",首任会长是达尔克医生的学生奥斯特博士(Dr.Guido Auster)。该会会员140余人,每月集会一次,佛诞节时租用市政大厅举行庆典;该会设立夜间佛学讲习班,并印发《现代佛教》、《佛经摘要》等10余种宣传小册子。从1965年起在西柏林力亚广播电台建立定期佛学广播节目。奥斯特博士是德国当代佛教领导人乏一,上述"德国佛教联合会"的存在,主要靠他的努力,他也是"柏林佛教精舍"的重要支持者。  1954年汉堡成立"汉堡佛教会",并自建木屋一幢为会址,首任会长斯特曼(Wilhelm A Stegmann),固定会员200人,常举办佛学讲演讨论或坐禅,每月出版在德国发行量最大的佛学刊物《佛教月报》,还发行由近几十年来在德国佛教界非常活跃的人物戴比斯(Paul Debes,1906一 )创办的《知识与行为》月刊。 1961年该会在汉堡附近的罗塞堡(Roseberg)得到一处附有大庭院及湖泊的乡下住宅,取名为"静庐"(House of Quiet)。先后由维玛洛比丘、泰国布那比丘指导修习佛法;并由在缅甸出家的德籍比丘法者(Dhommiko,原名库尔巴茨Walter Kulbarz)任主持。静庐常举办修习止观班及佛学演讲讨论会,每次时间8-15天,约20-30人参加。每日早上先在佛前念诵三皈,受持五戒(或八关戒),诵《慈悲经》等,其余时间集中修习止观。自60年代初以来,静庐不仅成为德国佛教活动中心所在地,也成为欧洲修习止观中心之一。时有丹麦、瑞典、瑞士、芬兰佛教徒来此修习,并有斯里兰卡、德国比丘传授、讲解佛法。  德国的另一个重要佛教中心是上述的"柏林佛教精舍",1958年由科伦坡德国楞伽法界会资助,斯里兰卡政府协助,由总部设在科伦坡的斯里兰卡德国弘法使团重新购置此精舍,并派遣比丘来此重新修葺和推展布教说法的工作。1958年这里建成坐禅读经的理想之处,内有僧寮、佛殿、讲经堂和图书馆。先后请印度、斯里兰卡法师来此布教。自1960年起,"精舍"开始自印上座部佛学论著及各种宣传佛教的小册子,每周举办佛学演讲与共修,夏季开设暑期学佛班,用德语讲课。并由各佛教社团的领导人在此主持各种讲习会,讲授内容有:业、轮回、涅盘、菩萨的理想、禅法、《法句经》等。日常功课有背诵经典,静坐念佛,念身不静、念死、念四法印、念三宝、念慈悲经。这座精舍也是全欧佛教活动中心之一,时有来自北欧的佛教徒到此修习。  还有一个佛教中心即上述的慕尼黑附近乌亭的"格林精舍"--"老佛教徒团体"总部,佛教徒每逢星期日聚会,共同研究佛教经典,修习坐禅。 1952年藏传佛教团体开始在西德出现,喇嘛戈文达 (1898一 )在西柏林创立了"圣弥勒曼陀罗西方教团"(Western Order Arya Maitreya Mandala,AMM)。戈文达是德国人,原名霍夫曼(Ernst Lothar Hoffmann),1928年起云游各国,1947年皈依藏传佛教噶举派僧团,著述、出版《西藏神秘主义的基础》等多部有关藏传佛教及南、北传佛教的著作,对西方佛教界影响很大。现在他的信徒已遍及欧、美洲。1954年德国的一些藏传佛教徒(1953年来自蒙古、西藏)在柏林建起欧洲第一座藏传佛教大佛寺"圣弥勒寺"(Arya Maitreya),主要宣传密教教义。佛殿上供有一巨形雕刻的西藏式佛像。喇嘛僧众日常行持朝暮课诵,兼作弘法活动。自1967年起,该寺由戈文达主持。  日本的净土真宗佛教团体也在西柏林建立,该宗奉阿弥陀佛为教主,认为他能拯救那些信仰并念诵其法号的人进入"西方极乐世界"。到1989年西德有佛教徒2万人,集中居住在汉堡、柏林、慕尼黑、斯图加特、北莱茵、科隆、汉诺威、诺恩堡、基尔、乌提恩等大城市。  德国佛教重视南传上座部,对巴利文佛法研究很盛。这与斯里兰卡、泰国、缅甸在德国的佛教布道团有组织有计划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德国的出家人,多因渎佛教经典经著、被佛教哲学所吸引,再经明师引导而自愿出家。他们大多曾在国内大学修习哲学和语言,并已取得学位。然后到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地的东方僧团中修学、攻读巴利文,翻译佛典,修止观禅法。大多数德国佛教徒都信奉南传上座部佛教,极少人信奉西藏密宗、日本净土真宗及禅宗。职业性出家人不多。他们是通过读书、参加座谈会或讨论会接触佛教、了解佛教生活方式,进而深入修行。他们是欧洲信仰佛教者中最为虔诚的,一直很认真地坚持修持实践。德国出版的佛经德文本、佛教论著、书刊也很多,几乎全国各地的书店都有佛书出售。各地图书馆也有不少佛教藏书。报纸、电台也常常报道有关佛教的消息和文章。可以说德国的佛教徒是"理性的佛教徒"。

本文链接:佛教在德国的传播

上一篇:佛教故事:五百只大雁得闻佛法 死后转生天界享福

下一篇:佛教关心祖国的民族的前途吗?